美丰新闻
 
物质的输出,文化的输入
2021年9月14日
出自:科技公司合成车间--李丽



五千年文明,凝成一群美丽的文字,点缀在纸页上,镌刻着民族的脚印。“文言”其实就是古汉语,“隔代如隔山”,学习与阅读文言文,是在看中文,却又不像是看中文,一些生僻的字词难免会让人头疼,句式也成为一大难题,甚至语法都与现代汉语有所不同。所以,文言文不是现代的语言文学,它的内涵已远超如今任何一种语言文字——因为,它是文明的载体,智慧的结晶。

人类生产力的发展导致了社会变迁,每一次变迁都伴随着生产方式、文化思想、科学技术、政治体系的巨变。中国进入封建时代是公元前221年,而封建帝制毁灭于1911年,两年余年内,中国社会的根本结构未发生过巨变,乡土文化主导国人,而国人的习俗、思想、礼制就得以在这种缺乏变革的社会背景下几乎完好地保存至近现代。而文言文,也作为文明的载体从未消亡,它给我们带来了先人们的生活习俗,告诉我们历史如何变化,以物质(文字)的形式将中华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呈现给今人。

例如,《兰亭集序》中就写到了“曲水流觞”,这是古人在玩乐时将酒杯从溪水上流放下,在下游的人们坐在溪边,杯子停在谁前面,谁就要饮酒一杯。文言文告诉我们古人如何娱乐。当然物质的输出还有很多,如《史记.货殖列传》中就记载了从周到汉朝鼎盛时期社会经济状况,为研究中国古代商品经济的发展和社会面貌留下宝贵依据。

最有趣的,莫过于张岱在《陶庵梦忆》中所记载的奇人轶事和社会生活了。如他写庙会时,“寻黑矮汉,寻梢长大汉,寻头陀,寻胖大和尚,寻茁壮妇人,寻姣长妇人,寻青面,寻歪头,寻赤须,寻美髯,寻黑大汉,寻赤脸长须。大索城中;无,则之郭,之村,之山僻,之邻府州县。用重价聘之,得三十六人,梁山泊好汉,个个呵活,臻臻至至,人马称娖而行……”的场面,现在已是十分罕见了。又如他制兰雪茶时“扚、掐、挪、撒、扇、炒、焙、藏”,又将“鍥泉”水烧开,用以泡茶,加入牛乳,别有风味。每一个有趣的行为后都藏着一个有趣的灵魂。张岱带给我们的,不仅是明末的社会状况,还向世人展现了一名乱世的奇人,一位高尚的雅士,一副不屈的傲骨,一个伟大的灵魂。记录,是文言文最为基础的功能之一。而张岱的小品文,可谓是记录之巅峰吧。

正所谓“没有文言文就没有中国历史”。文言文,以其伟大的胸怀及惊人的内涵,无私地输出五千年物质文明的血液,为史学、社会学、政治学留下宝贵财富,向世界各国传送中国智慧。

物质是一切高品质生活的基础,一个文明程度极高的社会,离不开物质的支持。然而,文言文之所以成为古老中国的文明载体,其蕴含的精神文化也许才是我们民族屹立千年而不倒的神奇密码。

古代中国一直处于君主专制之中,底层老百姓和统治阶层的矛盾长期存在。“彼君子兮?不素餐兮”“硕鼠硕鼠,莫食我黍”“周而复始无休息,官租未了私租逼”云云,都是典例。所以,为了巩固统治,统治阶层必须想出办法来缓和阶级矛盾——于是便诞生了各种各样的改革方案和思想。这些思想中,最接近现代政治理念的莫过于“民本”。“民为邦本,本固邦宁”,这是《尚书》中关于“民本思想”的叙述。民本思想从受压迫阶级的角度,强调人民的重要性、主动性,欲借人民的力量推动社会发展。

政治之外,文言文还浓缩了中国人的处世精神。其中,最出名的莫过于苏东坡的作品了。“西北望,射天狼”,其中展现了中华民族的家国联系;而“桂棹兮兰桨,击空明兮溯流光。渺渺兮予怀,望美人兮天一方”,则是一种淡淡的忧伤。“自其不变者观之,则物与我皆无尽也。”变与不变,传递着古人对历史更迭与人生的思考。

中国人还注重“加冠”成人,不仅是生理上的成熟,也是思想上的成熟。用余秋雨的话说: “成熟,是一种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辉,一种圆润而不腻耳的音响,一种不再需要对别人察言观色的从容,一种终于停止向周围申诉求告的大气,一种不理会哄闹的微笑,一种洗刷了偏激的淡漠,一种无须声张的厚实,一种能够看得很远却又并不陡峭的高度。”这种高度,给人以“可远观而不可亵玩”的敬畏感,使人与人之间的交谈、处事洗能去污垢,让自己能与他人友好相处而不丧失自我原则,也让他人能与自己相处舒适而不过于亲密。君子交往如水一般高洁,在一起时交好而保持距离感;分别时思念而不失矜持。许多国家认为中国不结盟,不狂战是软弱的表现。可从文言文中,我们不难发现,所谓“软弱”其实是对成熟的误解,而所谓“强硬”难道不是对某些人权幼稚的掩饰?

独立中流,长江东去,浪排云曦。观古今文章,灵妙绝笔。曲水流觞,兰亭山翼;钱塘龙怒,天地水气,涛击云天论高低!

须明月,歌窈窕之章,登仙梦呓。

羽化尚且急,而玉湖四海风雷激!昔汔可小康,民本大计;鸿雁传书,儿女归期;永澹澹兮,君子知己,尽笑小人甘若醴!

待从头,瞰九州文化,风生水起!

 

本信息被访问103次。

联系电话:(+86)-0838-2232227  传真号码:(+86)-0838-2304222